Summer.💫

호석아////
别骂辽。乙女西皮都写。
杂食。慎关。

🔆欢迎私信点文🔆

霜花。〈教授攻略记〉


*2800+ 第一次尝试cp文 题目瞎起的
*大学教授x大学生设定 严重ooc
*零文笔 别骂我ㅠㅠ慎点
*人称有些乱 逻辑有些无厘头ㅠㅠ控制不好第三人称好难写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괜찮다면(没关系的话) - 郑世云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-

说实话,真实的师生恋与金泰亨想象中不太一样。

不。是非常不一样。
    
    
在朋友面前公布关系的时候,所有人都想象不出来他们怎么会在一起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“嗯?你问我是谁先追的谁?那还用说吗?当然是号锡哥先……”

“泰亨呀,是不是作业太少了。你要是交不上来是会挂科的。”
   
    
郑号锡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身后听他讲电话的,突然的打断吓得金泰亨哆嗦了一下。金泰亨转头看了看郑号锡,他微笑地摸着金泰亨的头发说了这句话,可金泰亨总觉得这笑容肯定有哪里不太对劲。
   
   
“……哦——没没,是号锡哥先让我喜欢的……呀!什么叫做「我就知道」,喜欢我的人也是很多的! ”

金泰亨眉头一皱意识到情况不妙,抛下这句就匆匆挂掉电话。话音刚落,头顶那人熟悉的嗓音又一次响起。
    
    
“嗯……我看你上次的小测成绩不太好,你把练习册上的题也做了吧。”

“啊——号锡哥~”

“…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
金泰亨最怕的就是这门功课,求生欲使他摇着郑号锡的手臂撒娇,即使躲不过也能让他心软一点,郑号锡无奈的叹了一口气。
    
    
“号~锡~哥~”

“不会我教你。”

“内♡”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-
要郑号锡和金泰亨是怎么认识的吗。

大学选课之前必有几节试听课,金泰亨甚至不知道是什么课,陪着朋友迷迷糊糊的坐进了郑号锡的课室。
    
    
直到上课,金泰亨抬眼看到投影幕上的“心理学历史”。

完了,心理课。
    
     
他甚至已经能想象到几分钟后自己趴在课桌上熟睡的画面。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 
站在讲台上讲课的郑号锡一眼就已经注意到了半睡半醒的金泰亨。
   
    
“同学,请你来回答一下我刚刚的问题。”

趴在桌子上的金泰亨被隔壁的人拍醒,迷迷糊糊的看向讲台上的人。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「心理学十大流派」
金泰亨看着投影屏,揉了揉眯起的睡眼。他呆呆地盯了好一会,才挤出了一个疑问的音节。

“………莫?”
    
    
整个课室哄笑了起来,郑号锡也没忍住掩起嘴笑,两旁的梨窝浅浅凹陷。很快,他收起笑容。

“我刚刚没有提出任何问题,这位同学要认真听课。”
   
    
   
虽然是这样说,金泰亨没睡饱以至于整节课就算醒着也昏昏沉沉的。他脑海里最后的印象只剩下了郑号锡的嗓音和嘴角那浅浅的梨窝。
   
    
是的。如你所料。金泰亨选了心理课。

他说他也说不出为什么。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金泰亨突然变得十分好学,仅限于心理课。具体表现为他上课睡觉的情况越来越少,因为最喜欢偷偷盯着郑号锡看。以及他总喜欢缠着郑……啊不对,总喜欢找郑号锡问问题。
    
    
虽然问的问题有一点奇怪。比如。

“教授,记住我叫金泰亨,不要叫我同学咯。”

“教授,你生日什么时候?”

“教授,正好到饭点了,可以一起吃饭吗?”

“教授,你有什么特别喜欢的爱好吗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
金泰亨趴在讲台上,把下巴放在手背上。这个角度让他的眼睛瞪得看起来特别大,水汪汪的。郑号锡不得不承认那天他没注意到,而此时这张就在他面前放大的脸非常好看。脸颊明明有点肉但脸型却很瘦削,睫毛长翘,鼻梁和山根很高。五官立体,安静的时候让郑号锡觉得这也许就是一个人形的洋娃娃。
   
   
可他从不怕和金泰亨对视,更多时候是看得金泰亨自己都忍不住移开了视线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-
情人节刚好在周末。
    
     
金泰亨说他应聘那天去游乐园当兼职,所以郑号锡才不会承认那天他是故意来游乐园里逛的,更不会承认是因为金泰亨说在这里做兼职才来逛的。
   
    
   
“教授?”

正趴在栏杆对着左右摇摆的海盗船发呆,郑号锡听到自己的名字条件反射转过身,被吓了一跳。
   
   
是一只巨型棕熊公仔,金泰亨动作流畅的把头套取了下来。看到郑号锡的满脸错愕,他原本透露着不确定的眼神里被满满的笑意瞬间代替。
   
   
   
“你…你在这兼职?”

郑号锡支支吾吾了半天,一时有些失语。可不是吗,他早说过了。
   
    
“对啊,倒是没想到教授你也会逛游乐园。”金泰亨脸上尽是止不住的笑意,只是郑号锡想要开口解释的瞬间就被打断了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“我……”

“来都来了,那我带你四处玩一玩?”

金泰亨心里没有把握,没等郑号锡回答已经率先拉起他的手,倒是没有给郑号锡拒绝的机会。即使郑号锡并没有要拒绝的想法。
   
   
    
虽然太激烈的机动游戏郑号锡不爱玩,遗憾的是布偶服终究太笨重不方便,想玩的金泰亨也不一定能玩。金泰亨不免有些失落,郑号锡安慰他。
   
“那如果还想来,以后的空闲时间不兼职了还能再来玩啊。”

“那教授再来陪我玩好不好。”
    
    
郑号锡愣了愣,随即扭头看着金泰亨的眼睛笑了。
“好。”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-
不知不觉直到了晚上,郑号锡没有要离开的意思,金泰亨的工作也进入了尾声。他神秘兮兮换下了布偶服,牵着郑号锡到摩天轮前非要和他一起坐,郑号锡拗不过他便顺了他的意。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为什么非要坐摩天轮?
金泰亨说他要确认一件事情。
     
    
座舱缓缓上升,金泰亨坐在座位上,郑号锡站在窗前看着外头五光十色的夜景。

舱里两个人不约而同的安静。
    
    
快要到顶的时候,金泰亨突然用力的把郑号锡拉到他面前。他迟疑了很久,最后闭上了眼睛深吸一口气,伸出手环抱着郑号锡的腰,把头埋到他怀里。

“谢谢你,今天来到我身边。”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有点可惜,金泰亨没看到郑号锡的表情。

郑号锡笑了,眼睛弯弯的。脸上不自觉显露的尽是无限温柔和宠溺。他无言,也伸出一手抱着金泰亨,用力收紧,一手梳理着他因为长时间带着头套而竖起来的头发。他微微俯了俯身,用唇轻轻碰了碰金泰亨的头顶。
   
金泰亨觉得他已经得到了答案。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-

坐上了回学校的巴士,郑号锡看着车窗外的路,再一转头金泰亨已经因为疲惫睡着了,头随着车子的摆动摇晃点头。他扶着金泰亨,最后把他的头悄悄靠在了自己肩上。
    
    
看着眼前人也许是因为睡梦不安调整姿势,像撒娇一般无意识的更往他颈窝蹭了蹭。郑号锡有些情不自禁,弯下腰吻住了金泰亨晃动的睫毛,难掩内心的嘴角勾起了弧度。他看着金泰亨的脸,又吻了吻他的眼睛。
   
    
不过郑号锡不知道,金泰亨的眼睛抖得更厉害了。金泰亨也当然不会告诉郑号锡,那时候他还没睡着呢。
  

四天后是郑号锡的生日,郑号锡的课在中午的最后一节。金泰亨其实并不确定,因为郑号锡没有明确告诉他,但是他还是一下课就跑到了郑号锡旁边,千方百计的拖着时间不让他走。
   
   
“同学,你还有什么问题要问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我可以走了吗?”

“不行!你…你等一下,等我一下。”
    
    
郑号锡倒也不恼,整理着课本和备课笔记等着金泰亨有什么接下来的动作。到了最后课室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,金泰亨才磕磕巴巴的开口。

“教…教授,听说…今天是你生日吗?生日快乐。”
   
   
金泰亨鼓起勇气对上郑号锡直勾勾看着他的眼睛,又别扭的移开了目光。

“同学,谢谢你。”
   
    
“不要叫我同学…”

“那你也不要叫我教授,”郑号锡想了想,“叫我,号锡哥?”

“…号锡哥?”

“嗯。”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金泰亨垂着眼眸,又深深吸了一口气,

“号锡哥,我……”最后他像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,看着郑号锡的眼睛。

“我喜欢你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
    
不会被讨厌吧,金泰亨看着郑号锡严肃的脸心情开始五味杂陈,是他会错意了吗。他的心一点一点下沉,没关系的,那就告诉郑号锡,他是开玩笑的好了。
   
    
“嗯我知道。我喜欢你。”

金泰亨僵了身子,他突然怀疑自己出现了幻听。

“我喜欢你。所以我们在一起吧。”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不是幻听。金泰亨没有反应过来,呆呆地看着郑号锡。郑号锡噗的笑了出来,他凑近金泰亨的耳边。

“所以你答应我吗。”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肯定的语气,毋庸置疑。

“内。”
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-

“教授…”

“嗯?你叫我什么?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
“……号锡哥,所以你生日究竟是什么时候啊?”
   
“正好到饭点了,一起吃饭吧?”
    
“你真的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东西或者是什么爱好吗?”
 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“你答应和我在一起的那一天。”
 
“不想吃饭,想吃你。”
 
“没有特别爱好,就特别喜欢你。” 
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 
   
Fin.

(崩了崩了崩了崩了崩了ㅠㅠㅠㅠㅠㅠ我对不起你们 告辞)

评论(6)

热度(29)